中國投資論壇 - China Investment Forum

羅云毅(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研究所原所長) : 變“穩”為“促” —關于2019年投資政策的一點建議
日期:2019-01-05

對今年的投資政策,目前決策部門提出的基調是“穩”。考慮到近期的投資變動態勢,我建議調子可以更高一些,變“穩”為“促”或激勵。

為什么要提出這樣一個建議?主要是近兩年投資增速大幅下滑,極可能拖GDP的后腿。

據統計,2018年1-11月投資名義增長率僅為5.9%,創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新低(1999年為5.1%)。如果從實際增速角度考慮,2018年第三季度投資價格指數為105.6,全年的投資實際增速可能只有0.3%左右,比2017年的1.3%又有較大幅度下降,遠低于1999年的5.2%,是自1990年以來的最低值,形勢相當嚴峻。

那怎樣理解去年雖投資增長態勢不佳,但GDP增速仍達到了6.5%左右呢?

我認為,在我國現有的技術經濟條件下,由于全要素生產率在較短時期內不可能有大幅提高,如果沒有相當規模的投資增長的支撐,總產出是不可能實現持續穩定增長的。從歷史經驗看,1989年和1990年連續兩年出現投資負增長(分別約為-7%和-5%),同期的GDP增速也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平均僅為4%,是改革開放40年中最低的,較1987-1988年的平均11.5%下降了7個百分點之多。而這4%的增長,一方面是靠消費的慣性增長,另一方面在相當程度上還要靠存貨投資占GDP比例的大幅增長(兩年平均高達10.8%,比前兩年的平均值高出3.5個百分點,為近40年中最高)支撐。

去年在投資實際增長幾乎停滯的情況下,GDP增長之所以還能保持在6.5%左右,除可能有統計誤差外,情況或許與1989-1990年類似。2017年高達28%的存貨變動投資增長率就是一種征兆,可能已然預示著去年存貨變動投資將繼續高企。

因此,我對未來一段時期形勢的判斷是:如果投資實際增速不能出現較大幅度反彈,那么產出增長率極可能進一步下行,甚至大幅下跌。

基于以上分析,我認為當前在投資領域“穩”的方針似不足以滿足強化逆周期調節的要求,建議予以調整。

實行促投資的方針包括以下幾點含義:

1、統計部門應按實事求是原則明確指出近期實際投資增長近于停滯的嚴峻性。

2、明確地將盡快使投資實際增速恢復到合理水平作為強化逆周期調節的核心任務。作為總需求管理的手段,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反周期調整主要應著眼于激勵投資上。

3、從長期看,投資增長的合理速度大致應與GDP增速相當。但考慮到近兩年投資實際增長的停滯,從逆周期調節的角度看,爭取在未來一二年實現更高的投資增速完全是合理的。

4、在處理國內外投資的關系時,近期政策設計上應首優先考慮確保滿足國內投資需求。

5、促投資或激勵投資當然應以確保投資效率為前提,這本是題中之意。我們不贊成“挖坑填坑式”的投資刺激。

6、對激勵性投資政策的歷史經驗教訓(如四萬億投資計劃)要按實事求是原則進一步深入分析研究,避免因人云亦云,籠而統之地簡單下結論引起的誤判。

瀏覽次數:238
福彩3d走势图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