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論壇 - China Investment Forum

高國力(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土地區研究所所長) : 關注2019年經濟增速背后的深層次問題
日期:2019-01-05

聽了前面那么多專家發言,大多數都是不看好2019年經濟發展前景,這種判斷和言論似曾相識,我印象當中,幾年前包括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時候,包括專家、媒體、企業家都有似曾相識的一些判斷。我個人總體上同意2019年經濟形勢非常嚴峻,但是是不是這么悲觀,或者回頭來看不見得這么壞。具體有以下四個觀點:

第一,2019年整個經濟形勢,由于中國特色的政治、經濟體制的特點,明年形勢盡管不看好,很嚴峻,但是仍然可以按照中央確定的預期目標實現,只不過需要認真思考實現這一目標背后付出的代價,隱藏的很多長期沒有得到解決的深層次矛盾。單純從2019年來看不見得這么悲觀,但是很多深層次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這恰恰是我們作為專家應該關注的。“一大一小”兩個因素,決定著2019年的經濟增速應該能保持在6%以上。

大的因素是指,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2020年人均GDP相對于2010年翻一番,要求這一期間保持年均增長6%以上即可實現這一目標,兩個一百年的第一個百年夢即將到來,也不允許2019年經濟增長發生太大的波動。小的因素是指,2019年是我國70周年大慶,這也是有政治意義的標志性的時間節點,要求我們想盡一切辦法,克服一切困難,把經濟增長保持在一定區間內。但是不要忽視背后深層次、長遠問題,這些問題不解決,會滯后、推延到以后的若干年內,遲早會再爆發。

第二,2019年或者今后很多年,我個人覺得少提一些戰略,少編一些規劃,多一些戰術和戰役,多出一些實的政策,多搞一些管用的工程,多提一些有用的措施和方案。因為戰略從我們區域角度來講,現在叫做“4+4”,四個大的區域發展戰略,即西部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四個小的區域發展戰略,即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最新提出的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戰略已經不少了,每個板塊都有各自的戰略,下一步應該在戰術層面,多出一些能解決當地問題的一些管用的方案和措施。

中國2019年也應該按照這個方向,在各行業、各部門,多提一些能解決問題的政策、含金量比較高的政策,當然現在財政政策是比較熱了,區域政策有沒有,產業政策到底怎么搞,一直就爭,爭論得很厲害。具體出什么樣的政策、出什么樣的方案,確實需要好好研究。  

第三,我個人覺得中國一直提漸進性改革、一直說改革要求穩,穩定壓倒一切。我總的感覺,中國是不是到了一個要付出一些代價和成本,才能夠推動改革,能夠保證我們的一些改革能夠真正落地的這么一個階段,如果還是求穩,不敢觸動一些深層次的硬骨頭,那我們改革多年的一些領域仍然難有真正的突破。現在回頭來看,我們提了很多年的國有企業改革、收入分配改革、事業單位改革等等都沒有真正得到突破和推進。

我個人覺得是不是應該研究一些方案作為儲備,中國有可能在我們承受的范圍內,在哪些領域、哪些行業,或者針對哪些群體,我們有可能要帶來一些犧牲,帶來一些動蕩,付出一些成本和代價。如果總是求穩,壟斷行業改了很多年也沒有打破,權貴群體的利益格局也不敢觸動,所以最終導致很多改革,提了很多年,都飄在空中。中央和地方推出的改革不能只是停留在文件上和口號上,要真正從事專業研究的學者、企業界、老百姓真正感覺到,改革才算是有效。不能文件出了,寫到部門總結里,改革就算完成了。我個人覺得應該研究2019年甚至更長時間內,我國在哪些領域要付出改革成本代價,成本代價到底多大,才能夠兜得住,也不能任由改革成本代價蔓延,萬一帶來大的社會動蕩問題,社會亂了甚至崩潰了,這種狀況也要絕對避免出現。

第四,2019年及今后一段時間,應該從壓制性、批判性的政策研討要走向包容性、建設性。現在有些不同的聲音,不允許說,不讓說,導致不敢說。一些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方案、不同的提法,也不允許隨便公開討論。從長遠來看,必須要走開放式的道路,這跟我們改革開放的進程一樣,光靠壓制是壓制不住的,在互聯網、經濟全球化、全球村時代,很多不同聲音、不同觀點,不應該是壓制,況且也壓不住,應該是提倡包容多元,兼容并蓄,要允許有不同聲音。我們有自信讓正面聲音、中央的強勢聲音,把雜音蓋住。

另外,政策研討要從批判性走向建設性,包括今天的場合,批判的聲音很多,因為批判現有的政策很容易,發牢騷誰還不會?官員是這樣,企業是這樣,老百姓也是這樣。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提建設性方案,多貢獻一些建設性方案,怎么解決這種問題、這種現象,這可能是今后不管是政府、企業和專業人士應該注重的方面。

瀏覽次數:256
福彩3d走势图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