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論壇 - China Investment Forum

羅云毅(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研究所原所長): “消費貢獻率提高”不是結構改善標志
日期:2016-07-16

近日,國家統計局在分析2016年上半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轉型升級的進展時,將“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73.4%,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3.2個百分點”、“消費的貢獻在提升”作為需求結構有“進”,即優化的標志,這是值得推敲的。

所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提高,是指在GDP增量中消費所占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從短期看,需求結構之所以出現這樣的變化,實際上是經濟運行周期性調整的必然反映:在經濟增長速度下行時,人們收入的增長速度亦會下行。然而由于消費剛性規律的作用,消費增速下行往往慢于收入增速的下行,于是消費占GDP比例就會提高,所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也就會提高。對這種因市場周期性調整所帶來的結構性變化,我認為很難稱之為結構優化。

對此,還可從以下兩個方面進一步討論。

其一,試想如果過一段時間經濟增速不幸沒有企穩,更沒有反彈,而是進一步下行,則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可能還會進一步提高,而且經濟增速下行得越快,所謂消費的貢獻率往往就會越高,那時我們應怎樣評價需求結構的改變?1989年,我國經濟增速從1988年的11.3%劇烈下行到4.2%,1990年再下行到3.9%,與之相對應的是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1988年的43.2%飆升到1989年的83.5%和1990年的92.6%。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能說需求結構在進一步優化嗎?

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當經濟增速從較低水平恢復到較高水平時,同樣因消費剛性規律的作用,消費在GDP增量中的比例極可能又會下降,所謂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亦將隨之下降。1991年,我國經濟發展恢復到高增長軌道,GDP增速達9.3%,同期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又急劇下降到61.7%,這時能夠說需求結構出現惡化了嗎?人們現在說我國經濟增速已“由降轉穩”,如果過一段時間又上升到7%甚至更高水平,同時消費的貢獻率卻出現下行,投資的貢獻率出現上行,那時應說需求結構是優化還是惡化?

其二,如果說從短期看,需求結構中消費比例的上升并不是什么結構優化的標志,不應給予正面價值判斷的話,那么從長期角度看,需求結構中消費比例的上升就絕非國民經濟之幸事,而是相反。因為如果不考慮凈出口,則與消費比例上升直接對應的就是投資所占比重的下降。而從長期經濟增長理論框架看,在直接推動和決定經濟增長的自然資源、人力資本、投資和科技進步這四個車輪中,科技進步的作用是第一位的,投資或許可以說是第二位的,至少是極其重要的。因此投資多一點總是比少一點好。即使簡單從消費投資比例關系的角度看,則如薩繆爾森教授所言:“用宏觀經濟學語言說,相應于收入的高消費會引致低投資和慢增長;相應于收入的低消費會引致高投資和快增長。”也還是消費比例低一點、投資比例高一點更好。長時期持續的消費貢獻率增長或高企導致投資率下降或處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總之,將短期宏觀經濟分析中的消費貢獻率提高作為宏觀上需求結構改善的標志值得懷疑,建議有關方面進一步研究,以避免誤導。

瀏覽次數:577
福彩3d走势图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