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論壇 - China Investment Forum

牟廣豐(原國家環保部環評司原司長) : 回歸常態 修復補償
日期:2019-01-05

這次會議的主題是對2019年的預測與展望。我以為,它應該建立在對2018年的回顧與總結的基礎之上。大家都認為2018年是非同尋常的一年,用官方的語言體系來說,無論是國際環境還是國內條件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記得去年年初,也是在這個地方,幾乎還是咱們這些人,預測2018年國內經濟走向時,出現幾種觀點,有樂觀派也有悲觀派。樂觀派認為經濟增速只是放緩而已,利用刺激經濟的手段在年內就可以緩中有升、慢中有進,用英文字母就是“V”型,年內能觸底反彈;當然還有同志說經濟放緩要有一段時間,在年末才可能見到利好,用英文字母就是“U”型。無論是“V”型說還是“U”型說,這都是比較樂觀的說法。

稍微悲觀一點的說法,認為2018年的經濟趨勢是“L”型,也就是預測經濟不是放緩,而是下行,并且預測當年觸底不會反彈上揚。在下行走低的態勢下,還要延續一段時間,即所謂在一定時間的“常態化”;更悲觀一點的同志認為,由于長期積累的諸多深層次矛盾到了集中爆發的時候,因此經濟走向將會是“I”型,2018年經濟不會觸底,甚至在2019年內都不會觸底,下滑甚至會延續到更長時間。

概括來說,“V”派、“U”派認為經濟放緩下行是短期的,年內能見好回升;“L”派認為年內能觸底,但要低速運行,一段時間不會回升,但也不會繼續下滑,在低速平穩運行而不是繼續下行。“I”派認為2018年都不觸底,經濟會繼續下滑,到2019年還是下行。

官方語言似乎印證了“L”派和“I”派的觀點,我仔細分析了官方在去年年初到年中、年末分別采用的詞匯,年初是“穩中有進”,八月就改成“穩中有變”,年末又加了一句“變中有憂”。八月份后提出了六穩政策:“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從六個穩的先后次序看,明顯是對中美貿易戰的應對措施。

溫故而知新,回顧是為了展望。在國際環境與國內條件都發生了深刻變化的大背景下,在座的大多數同志都認為2019年是非常嚴峻的一年,經濟將繼續下行。我同意這個觀點,并且認為這是符合經濟規律和生態規律的。為什么呢?因為我們得以十幾年或者近二十年高速發展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了。我覺得至少有這么四個方面:

第一,國際上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對技術轉讓的限制日趨嚴格,過去那種“站在巨人肩上”、“拿來主義”、“先上車再補票”的傳統做法和所謂“彎道超車”的后發優勢,越來越難以實施。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法治經濟,遵照規則,恪守誠信方是經濟發展的正路。彎道超車不符合交通規則,容易引發交通事故。

第二,人口紅利已經消失。改革開放后,人口紅利維持了三十多年,但目前龐大的、廉價的、能夠吃苦耐勞的勞動人群日漸萎縮,人口老齡化接踵而至,勞動力市場買賣雙方的位置發生了變化,勞動力價格上升、招工難、用工荒的現象時有發生,用工成本大幅上升。

第三,資源、能源粗放型開發使用換取經濟快速增長的路徑越來越窄,一是許多資源面臨枯竭,二是價格不斷上升,三是管理日益嚴格。

第四,生態承載能力與環境容量的制約日益顯現,全國性、區域性的生態環境問題日益突出,如廣大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霧霾天氣、城鄉黑臭水體,還有肉眼暫時看不見,但是危害很大的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問題日益困擾著我們。

盤古開天地以來,老百姓就有許多天經地義的權益,比如碧水清波中的潔凈水源、藍天白云下的新鮮空氣、安全放心吃的有機食品,這在當下卻成了奢侈品或者特供品。也就是說,人類基本生存所必須的條件:喘氣、喝水、吃飯都受到了威脅。以犧牲人類生存基本條件為代價的快速增長、高速發展,意義又有多大呢?住著高樓大廈,開著奔馳寶馬卻戴著防毒面具,吃飯、喝水、喘氣都心有余悸,這樣的生活又有多少幸福感呢?

可以毫無懸念的說,以往十多年或者近二十年經濟的快速增長,是以犧牲勞工福利、粗放使用資源、污染破壞環境為代價的,這種快速發展是一種竭澤而漁、殺雞取卵式的發展,它無以為繼。現在應該是回歸正常,還債補償的時候了。因此,生態修復、環境治理應該是今后國家投資的重點領域。從環保領域來講,就是繼續完善各項有利于修復和保護生態、減輕和治理污染的政策,加速建設相關基礎設施,在狠抓霧霾和城市黑臭水體治理的同時,高度重視地下水和土壤的治理。定下一個時間表和路線圖,恢復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使廣大人民群眾能夠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呼吸上新鮮的空氣,喝上潔凈的水,吃上放心的食品,享受到天經地義、與生俱來應有的幸福。

瀏覽次數:255
福彩3d走势图923